• <source id="jo2ly"><menu id="jo2ly"></menu></source>

    <u id="jo2ly"></u>
    <b id="jo2ly"><small id="jo2ly"></small></b>
    畫家佘玉奇筆下的雪
    2021-01-21 10:37:00  來源:韻樂薈  
    1
    聽新聞

    陰了幾天,又放晴,雪始終落不下來,昨晚月亮蒙上一層光暈,今天一早,果然刮起了風,黃葉紛紛揚揚。將近中午鵝毛大雪鋪天蓋地,南京真的下雪了。

    落地窗前,楊花點點,碧玉瓊瑤,看得入神,“無?!倍趾鋈魂J進我的思緒。今天,江山不夜、千里同色。明天,也許紅日高照、白雪消融,一片狼藉。

    正想著,手機響了,一個朋友來電說,他在窗前看雪,想起28年前那個風雪之夜,我在他宿舍聊了一宿,水喝盡,煙抽完,可惜沒酒。那年我三十,少校宣傳干事,在幕府山腳下的一個軍校蹲點。他四十,上校副校長,負責全省武警干部培訓。我滔滔地講,他靜靜地聽,時而插一句,都是極具智慧的話。

    而今,他雖然退休,還在一個協會任職,我仍在崗,心已賦了閑。他想去溧水訪友,邀我同往,我不想走太多的路,給他講了一段“雪夜訪戴"的故事:一個冬夜,王子猷一覺醒來,打開窗戶向外望去,大雪紛飛,一片潔白,忽然間想到了戴安道,雇小船拜訪。經過一夜,到了朋友的家門口卻又轉身而回?!俺伺d而來,興盡而歸",生命狀態就應該自由舒展,人生真的不必勉強。

    2020年第一場雪注定也是最后一場,下了半天和半夜,下得轟轟烈烈,消得干干凈凈。近幾年,觀雪、賞雪成了一種奢侈。

    庚子年,我數次逐雪而行。十月,去北京做評委,前一天剛下了一場雪,高鐵的速度趕不上太陽的溫度,“永遠如粉,如沙”朔方的雪消融殆盡。十一月,我做“神圣長白”畫展評委,前一天雁雪紛紛,抵達時我沒有看到“風掣紅旗凍不翻”的景象,加一件衣服也嫌暖,更不用說“橫笛偏吹行路難”了。

    老人家有詞云“而今我謂昆侖,不要這高,不要這多雪......太平世界,同此涼熱”,現在北國的秋天,五彩斑斕,已經與江南沒有了兩樣。

    夏天下雨、冬天落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,尤其是百年、千年前的年代。無論李白的“欲渡黃河冰塞川,將登太行雪滿山”,還是韓愈的“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作飛花”,以及元好問的“渺萬里層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”?在這些詩詞里,都能感受雪天的壯闊或婉約,觸摸雪花的冷峻或溫潤,字字撞擊心靈。

    春、夏、秋三個季節孕育的冬天,如果不下一場美艷之至的雪,真的對不住“死掉的雨”,文人寫不出打動人心的詩,也算不上真正的雅士。

    其實,人們從來沒有辜負大自然的恩惠。蘇東坡在“風一更、雪一更”中悟出了“人生到處知何似,恰似飛鴻踏雪泥 ”,所以他曠達、他自在,天是好天,人無壞人,心里純凈世界就不復雜,苦日子里也能品出人間至味。

    前幾天,看到女兒一篇短文“父母不在身邊,自己做自己的父母;身心疲累時,自己給自己按摩”,小小年紀看人看事通透至此,我年近花甲,還有什么想不開、看不透?畫家本來就是畫畫的,一杯茶,一支筆,一張紙,樂盡天真,是多好的福氣??!

    歲暮將近,疫情堪憂,如果就地過年,真希望下一場大雪,在點點楊花中冥想諦聽,在油冰三尺下撥雪尋梅,在雪落聲音里醉入夢鄉。

    飄飄灑灑的雪花能否如約而至?

    標簽:楊花;下雪;白雪
    責編:寧晨
    下一篇
    chinesemature老熟妇中国,新新影院,超级97碰碰车公开视频,肥熟妇乱子伦视频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